非物质文化遗产与高级定制

作者: 时间:2016-06-02 13:40:59 点击:

非物质文化遗产与高级定制

   

   非物质文化遗产(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又译为无形文化遗产),也可简称为非物质遗产(Intangible Heritage),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Convention for the Safeguarding of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的定义,是指“被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

   而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民族精神文化的重要标识,内含着民族特有的思维方式、想象力和文化意识,承载着一个民族或群体的文化生命密码。漫长历史进程中,不同时期的人类文明,众生建筑的伟大城市,延绵不绝的经典文化,这一切的一切经受了太多的灾荒和战争蹂躏,而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更是弥足珍贵,因此保护和利用好非物质文化遗产意义深远。

   高级定制,这个近年来经常见诸国内各类报端的法国奢侈舶来品,似乎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风马牛不相及。不过如果回顾高级定制起源和发展历史,你会发现它同样凝聚了人类文明的印记和传世的技艺。

   早在公元1500年间,当时欧洲最炙手可热的裁缝们就懂得运用时装模特来展示他们的作品,只不过这些模特是一堆不会说话的玩偶而已,它的尺寸约为真人大小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裁缝们所制作的衣服就穿着玩偶身上,做工和细节一如成衣般精细完美,收藏时装玩偶在王公贵族中更是蔚然成风,而谈到当时的流行趋势发布,只要看看最顶尖裁缝们的畅销产品目录就可略知一二了,只是这种服务在当时也绝对价格不菲,只有少数的贵族阶层才能享用。

   到了18世纪,时装定制之风日渐兴盛,以英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为例,她个人拥有超过1000件的各式定制礼服,这笔置装费用非常人可以承担。在1770年的伦敦,女王于时尚界的地位犹如今日的Kate Moss,她不经意间的个人着装选择,立时就能成为伦敦街头巷尾的最热趋势。

   当我们回到高级定制时装大本营,谈到巴黎时装中心地位的奠基者们,那位素有"太阳王"之称的法王路易十四功不可没,正是他个人对于艺术、文化、礼仪、服饰的推崇,使得路易十四时期的宫廷服装华美堂皇。无论男装还是女装,都采用厚重的锦缎与天鹅绒面料、华丽的金银线刺绣、大量的缎带与蕾丝花边,加上流动的衣褶、变幻的线条,给人以庄重、辉煌、华美的观感,充分体现了当时巴洛克风格的审美情趣。

   近代欧洲男装的基本造型则更是在路易十四的宫廷里形成的。出入凡尔赛宫的贵族们,披着卷曲的垂到肩膀的假发,穿着紧身合体的上衣"鸠斯特科尔",这种上衣用华丽的锦缎制成,收腰,下摆扩张,有宽大的翻折上来的袖克夫,露出白色亚麻内衣的花边袖口,无领,前门襟上是一排用材贵重的扣子。里面穿一件华美的"贝斯特",象征贵族身份的马裤在膝下用缎带系扎,领子上装饰着漂亮的领巾,肩佩象征身份的绶带和剑。

   路易十四时期的女装象征地位与身份。高耸的“芳坦鸠”发饰,低袒的前胸,紧身胸衣勒紧细腰,袖长及肘。下身为膨大的裙子,到17世纪80年代,又发明了臀垫,让臀部上翘,将外裙卷起来堆在后臀处,然后垂下形成长长的裙裾,极端者可达数米,织物上装饰着美丽的缎带和巴洛克纹样,贵妇们在衣着上极尽变化之能事,以期获得君王的注目。而这一切在不知觉中造就了巴黎特有的时装气质,以及上到显贵巨富,下到普通民众普遍不俗的个人审美。

   当时间行进到19世纪,法国高级定制时装产业已初具雏形。50年代高级定制时装发展史中有两位大人物出现了,一位是电动缝纫机的发明者美国人Isaac Singer,另一位则是公认的高级定制时装开山鼻祖的英国人charles Frederick Worth,前者发明的电动缝纫机在当时可以顶得上五个熟练缝纫女工的手艺,使定制服务具备了从纯手工作坊向近代产业化转型的技术基础,而后者则是第一个在巴黎成功开办服装工作室并推出定制服务的设计师,他推出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品牌,使用缝纫机批量生产高级时装,聘用时装模特,每年预展其时装作品,这些开时装工业先河的举措至今仍被后世所沿用,不过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两人都不是法国人。到了1900年的巴黎国际博览会,法国的高级定制时装正式步入了国际舞台,之后涌现了Pual Poiret、Mariano Fortuny、Jacques Doucet、Jeanne Lavin、Jeanne Paquin等一批真正意义上的时装设计大师,他们为现代时装,特别是高级定制时装发展所做的贡献,已永远镌刻在巴黎百年高级时装的发展史中,其中一些人所创立的个人品牌,至今仍为世人所熟知。

   “只有巴黎是世界服装的中心”,1900年至今的历史证明了这个当时略显狂妄的说辞,而薪火相传的法国时装也在不断前进中为我们留下了一代代不朽的大师和他们为世人所铭记的伟大作品。当我们再次把高级定制时装发展史中所蕴含的一切,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定义的“被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两相比照时,你会发现原来高级定制时装不仅仅是极少数巨富阶层的奢侈消费品,它所传承的更多是人类服饰文化的历史和精髓,因此高级定制已死之类的话题,我真的不太想过多谈及,因为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人类文明将又失去一项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瑰宝,而那天注定也将是时尚迷们的哀悼日。

   这组图片是由Emily Blunt于巴黎拍摄的高级定制时装大片,片中她犹如一位17世纪置身凡尔赛的宫廷贵妇,身边时常伴随着一群面容俊俏的男宠。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Emily Blunt身着Armani Privé,一众男模们则身着Ann Demeulemeester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Emily Blunt身着Chanel Haute Couture,男模身着John Galliano品牌的服装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Emily Blunt身着Christian Lacroix Haute Couture,一众男模们身着D&G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Emily Blunt身着Dior Haute Couture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

   Emily Blunt身着Riccardo Tisci设计的Givenchy高级定制服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Emily Blunt身着Valentino Haute Couture,男模身着Number Nine的服饰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Emily Blunt身着一件Gaultier Paris紧身胸衣式衬衣时装与文化保护——高级定制与非物质文化遗产Emily Blun身着Dior Haute Couture,佩戴Mikimoto的项链,一众男模们身着Number Nine